蠕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蠕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怨侣之老父同意

发布时间:2020-04-21 17:53:13 阅读: 来源:蠕动泵厂家

上回书说道,顾明将李殇带回家中,并交给了他土匪老巢桃花山的地图,又准备前往李府,说服李殇之父,让李殇带兵出征。此事究竟进行的顺利与否,请看本章。

李殇爱不释手的拿着装着桃花山地图的朱漆盒子,心里十分的激动。

顾明见状,说道:“李公子,不如此刻我二人就前往你的府上,劝说你父亲,好让你上阵杀敌,为国建功。”

“啊,那就多谢老先生了。”李殇连忙说道。

傍晚,县衙书房。

书房之外,李殇李大公子已经焦急不堪了,顾明已经和他父亲进去半个多时辰了,还不见出来,这让上阵心切的李大公子十分担心,一来,担心父亲仍旧拒绝自己剿匪一事,二来,也是担心顾明一时口误得罪了父亲,导致二人不合,毕竟顾大神算也帮了自己不少了。

又是一刻钟过去了,二人才满脸笑意的走出书房。李殇见二人的脸色,提着的心就放下不少了。

只见顾明说道:“县令大人,老夫就先走了,你们父子二人就慢慢商谈吧。”

李文李县令连忙说道:“顾先生,我来送送你。”

顾明说道:“县令留步,今日一别,日后必有相见之日,老夫告辞。”言毕,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文和李殇目送顾明出了门,然后两人才退回到书房。

一进书房,李殇就迫不及待的说道:“父亲,我、、、、、、、、、”

“慢着,”还没等李殇说完,李殇的话就被老父亲打断了。

李文接着说道:“殇儿啊,你若是真想剿灭匪患,那么为父就不多拦你了。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一旦出兵剿匪,你手下的兵将都会是咱们淮阳县的百姓,所以你一定要避免死伤,当然,为父虽是文人,但也知道‘打仗必流血’的道理,但是为父还是希望,你要尽量的保护好手下的性命。”

李殇说道:“父亲大人放心,凡是在我手下的兵卒,无论官职大小,无论本事高低,都是我李殇的手足兄弟,我定体恤士卒,不负父亲重托。”

李文见状,说道:“那好,殇儿,此次出兵,朝廷不会派下一丝一毫的军饷、给养。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

李殇随即说道:“那不如咱们明天就发布榜文,向县里的百姓征集粮饷。”

李文立刻说道:“不可,前年县里蝗灾,田地里面颗粒无收,完全靠着朝廷的赈灾粮食挺下来的。去年百姓的收成也不好,大家都没有余粮啊。”

李殇虽然好武成性,但也不是一无所知的莽夫,“兵无军饷,斗心不起,兵无军需,军心不稳。”的道理,他还是懂得。

“那、、、、、、父亲,我们该如何是好啊。”李殇无语了。

“唉,如今之计,只好用我们自己的家财了。”李文长叹了一声说道。

“我们自己的家财?”李殇略带疑问的说道。李殇从来不过问自己家的财务状况,但是他也明白,在明朝县令的俸禄十分的低,要是想弄到什么钱的话,工资是不管用的,除了想办法升官就只有一条路了————贪污。但是自己父亲的名声一向很好,自己也从来没有见过父亲收受贿赂什么的,那么,父亲所说的足可以撑起一只军队的‘家财’是什么呢?

“呵呵,殇儿啊,你还是太年轻了,要知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为父虽然官位不及知府,但是胜在时间长久,十七年的县令,为父可不是白当的。”李文说道。

“额,父亲,难道你受了贿赂?”李殇依旧带着不确定的口气问道。

“唉,”李文苦笑一声,接着说道:“殇儿,你不在官场,不知官场险恶,人心难测。既然为官,想要明哲保身,贪污受贿是避免不了的。但是,这贪污与为百姓谋求福利并不冲突,只要不搜刮民脂民膏,让百姓安居乐业,不为饥荒、灾难所累就可以了。为父为官十七载,绝对可以说,没有判过一起错案,下的每一个决定,绝对可以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就够了。”

李文的一番话,让年轻的李殇听得懵懵懂懂,此时的他还不能理解父亲这番话的含义,但是在不久的将来,他就会懂得父亲的做法在当时的世道,绝对是无比正确的。

见李殇不说话了,李文就端起桌子上的茶水,慢慢的喝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还需要慢慢的想明白这里面的道理,虽然可能现在李殇可能还不是太明白,但是将来他一定会理解自己的一番苦心的。

良久,李文开口了:“殇儿,此次剿灭叛匪,淮阳县估计能召集最少五百人,每人的口粮、军饷加起来大约是每月五两银子,这一个月就是两千五百两,至于兵器,县里的库存早在去年就被朝廷调走了,殇儿,我交给你五千两银子,这兵器就交由你来解决吧。”

“是,父亲。”李殇干净利落的回答道。

“殇儿,明天我们就招募勇士,到时侯你就去选人吧。”李文说道。

“是,父亲,这个孩儿在行。”李殇说道。

“嗯,那你就先下去准备吧。我去准备银子。这次为父会准备一万五千两白银,其中一万两为四个月的粮饷,剩下五千两就作为兵器的费用吧。”李文说道。

“好,那父亲,孩儿告退。”李殇说道。

“嗯,去吧。”李文回道。

“唉、、、、、、、” 看着李殇退出的身影,李文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回身走回椅子上慢慢坐下。

许久之后,厨房里传来一句诗句,并带有长长地一声叹息,“此去兵马无惊险,百人上阵一人还、、、、、、、、、、”

明天的募兵计划究竟会进行的如何,会不会有什么波折呢?李文李大县令最后为什么叹气呢?那句诗究竟是什么意思?会不会意味着此次出兵会出师不利呢?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北京离婚咨询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