蠕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蠕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只懂矿的冯涛疯狂金矿投资保姆都能看得懂的项目

发布时间:2019-09-29 19:48:14 阅读: 来源:蠕动泵厂家

只懂矿的冯涛:疯狂金矿 投资保姆都能看得懂的项目

在PE这个圈子,如果说别人是“明星”的话,冯涛更像电影中“教父”一类的人物:隐身幕后,颇具能量。由其参与创立的中国首批创投企业上海联创在2006 年转制为民营,更名为上海永宣创业投资管理公司(以下简称永宣),经过6 年的发展,公司正在市场大潮的磨洗中日显光芒。

在经济低迷中永宣逆势增长,资产管理规模稳步升至200 亿人民币,人员扩展至100 多人。刚刚盘下上海兴国宾馆11号楼,簇新的办公室,新绿色的装修简洁明快。应采访要求,总是运动衫上身的冯涛难得穿上了西装,从容闲适,语带风趣,自嘲中偶露锋芒。

以投资矿产见长的冯涛近年成立了一批矿业基金,永宣在矿业上的投资也由零敲碎打开始成体系上规模。目前永宣在矿产资源上的投资已经占到公司整个投资的60% 以上,这其中包括金矿、铜矿、镍矿、铅锌矿、铁矿等,其中金矿的投资又占到整个资源类投资的60% 以上。

过去的三年,是永宣投资金矿的密集期,截至目前永宣共投资了30 多家金矿,控股和参股金矿的探明合计黄金储量达2,000 吨以上,已远远超过中国黄金等公司,永宣在金矿产业内举足轻重。冯涛的脑海中有一张清晰的中国金矿分布图,对其所投分布在四川、甘肃、贵州、广西、陕西、山东、内蒙等地的金矿如数家珍,其所持金矿多为当地最大或是民营最大金矿。

永宣以一介投资人的身份得以强势进入金矿企业,得益于冯涛多年积累的圈内人脉和投资经验,“2010、2011 年看起来我们集中投资金矿,但实际上是吃老本,都是五六年前就在看的项目,有些甚至是十几年前就认识的人”。永宣为什么可以在部分地方区域激烈的竞争中得以获得金矿的控股权呢?

在中国金矿市场上,外资已被边缘,曾经混迹其中的加拿大军团已被逐渐挤出,市场上的主力对手主要集中在金矿上市公司、国有、民营企业当中。“比如甘肃文县这个项目,我们从一家大型民企手上受让了80% 的股份。”这个烫手山芋永宣敢于接手的主要原因,是冯涛对此心里有底,“他们怕的难点就是担心成本太高,而我们能够做下来,回收率80% 以上且无污染,成本没有想象的那样高,现在旁边又找到五六个矿,我们派了20 几个人,投了大笔钱,目前年产黄金20 吨,这个项目发展得很好”。

得以控股还有另外一种情况,永宣对金矿的专注使得其能获得这个行业内最为隐秘的圈内信息。冯涛描述了另外一个案例,在西北有一个矿区非常偏远,从县城开过去还要500 公里,其中只有200 公里是有路的,还有300 公里需要自己找路,偏僻到“我给老板打电话说要看矿,他告诉我路上要带多少斤猪肉鸡蛋”。这个矿一直由一对夫妻带着一干人坚守着,多年也未见成就,永宣进入后,不但找到水源,两个钻井下去,还找到了矿山主力。这对夫妻不仅仍保留了金矿50% 的股份,还得到1.6 亿元的大笔现金。

永宣在金矿方面的技术优势还彰显在山东的鸡窝矿上,品位不高乏人关注,永宣引进加拿大的开采技术对大批鸡窝矿组织了露采,“这个矿明年至少可以产3.8-4吨黄金”。

实际上源源不断的黄金开采并不能带给投资者意外的惊喜,真正决定投资金矿取得良好回报关键的因素是什么呢?勘探。比如一个矿以15 吨储量标价售卖,“但你有本事,通过专家、技术可以找到30 吨,那你就获得了超值回报。我们买了两个控股金矿,都是20 吨,现在探明储量都超过100 吨。原来的老板高兴死了,他卖给我一半,现在他的一半就是原来金矿的两倍。大家都趋之若鹜来找我们希望合作,这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我也没想到我们会揽到那么多金矿”。

波动诡谲的国际经济形势不断地推高金价,目前金价回归到1,720 美元以上一盎司。在金价800 美元一盎司的时候冯涛就开始了在金矿方面的下注,这并非一场赌博,因为玩家成竹在胸,冯涛清醒而又有力,“所有成本都加上,我们的成本能控制在600 美元一盎司。”

“手上所有的金矿一直要开到2016 年才能全部投产,明年产量12 吨,希望每年将以50% 的速度增长。”冯涛说,这是否也意味永宣创投所管理的资产净值每年也将以50% 的速度递增?奇怪的是我为什么没有投资这家公司呢?

“作为一个资产管理公司,团队规模都不会很大,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派不出去了。”冯涛自言也不习惯管理一个过于庞大的队伍,所以未来对所投金矿如何实施比较好的控制力仍是他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

虽然永宣创投有接近40 人的矿业投资团队,但最终决定权仍掌握在一个人手上。在冯涛看来,世界经济形势前所未有的明朗,无论政治家伟大还是平庸,他们现在应付这场衰退的有效措施之一,就是印钱。他说,我们投资矿产,投资石油,都只不过是自卫,以防资产贬值。

某种意义上冯涛是一个非常保守的投资人,他要投的项目是“我家保姆都看得懂才行”;某些时刻他又变身一个非常性情的投资人,对于合拍投契的人,不惜一掷千金。他个人最钟情的投资项目东江环保(08230.HK)直到现在也一股没有退出,“不能退,退了没法面对兄弟”。初次见面,东江环保创始人张维扬一台破旧的桑塔那接机,半路抛锚,两人一起用千斤顶换轮胎的场景至今冯涛还历历在目。

纵横投资圈十几年,眼过千帆,心似沉潭,冯涛的投资价值观从没变过,投资那些实实在在做事,能真正创造价值的人。“东江环保为什么好,IBM 的废液都没法处理,他不但花钱买过来,还能变废为宝提炼出金和铜。”

冯涛自己主导的投资始终没有走出矿业这个圈子,他深谙此道,并能游刃其中,“跟开矿的那批人打交道,书生那一套是行不通的。”他乐呵呵地说。

兄弟合伙人

冯涛认为,在一个经济衰退的世界里,投资矿产是最好的自卫。作为永宣的创始人,冯涛身边聚拢了一批由草根而来的能人奇士,几大合伙人分别主导永宣旗下不同的股权管理公司。主导上海联创永津股权投资管理公司的合伙人韩宇泽出生和成长在新疆,由工行的区域信贷员做到行长,由特变电工的资本运作操盘手到上海滩的专业投资人,曾在所供职的银行、上市公司、互联网企业内掀起大刀阔斧的改革,有着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爱学习,已是博士学位仍在攻读香港科技大学的EMBA,自在豁达,笑声朗朗仍带些微西北口音。“2005 年在证券之星的投资项目中和冯总认识,冯总性格好,投资真实的人真实的事,很吸引我。他信任大家,能放得出去又收得拢,像兄弟一样。”

在2006 年下半年韩宇泽开始和冯涛合作发起人民币基金,2007 年韩宇泽正式转入上海联创。在同事和朋友的眼里,韩宇泽精力旺盛,喜欢挑战自我,不断的在矿业、牧业、食品、医疗、军工、电子信息等领域当中切换思维频道,快到每小时都可能不同。非常享受选项目、募资、投资这种循环式的投资人生活。

新疆是其发力的一个重点。新疆振兴,蕴藏着国家的大思路:作为打通欧亚大陆的一个通道,新疆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因为独联体国家是世界第二大资源国家。新疆振兴计划不但有国家的投入,还有另外19 个省市都要拿出GDP的一定比例来投资,据统计十二五期间对新疆的投入可以达到5 万亿,新疆的经济和新疆企业会取得跨越式发展,因此布局新疆是有战略意义的。在他的主导下,永宣在新疆和兵团成立了两支股权投资基金,投资了一批诸如西部牧业、蓝山屯河、广汇汽车等好项目。

年关将至,韩宇泽正积极推进着一个商品交易所的金融创新项目,同时积极布局温州的民营医院创新与改革。“2012 年9 月份之前我们还是按部就班在走,9 月份之后明显感觉团队报上来的项目越来越好,但我们也越来越苛刻了,价格高的根本不谈。现在市场这么低迷,投资价格下来了,对优质项目比任何时候看得都清楚,应该加快布局,逆势投资。”

永宣在杭州的办公室是一座依山傍湖的小楼,望出去是西湖的盛景之一断桥。永宣创投合伙人徐汉杰在这里已经办公四年了,被冯涛视为“智多星”的徐汉杰投资履历极为丰富。身为浙江人的徐汉杰天生具有浙商基因,上大学时就不安分,利用仍处在萌芽状态中的学校互联网优势,汇总隔夜美股市场信息,以9,000 元一个月卖出去,是当时校园里的“学生富豪”。

在杭州师范毕业后,徐汉杰申请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未果后,即投身资本市场,凡是中国资本市场历史上曾存在过的金融形态他几乎都碰过,从早期的上海、深圳的认股权证、邮票、原始股、国债、期货,在3.27 国债的狂潮中,曾50 万一天连赚13 天。90 年代初时年26 岁的徐汉杰就身家千万,然而在涉足期货市场后,在红小豆和夹板上一栽到底,资产几乎归零。徐汉杰转身蛰居浙江电视台3 年做财经栏目的编导之后,千金散尽还复来,当有足够的资本时,徐汉杰就再也坐不住了。1998年只身去了香港投机H 股,2000 年再次回到杭州的时候,他和他的几个伙伴带回了3.6 亿港币。

回到杭州后,2001 年徐汉杰和朋友一起创办了元泰典当行,最高峰时一年营业额达到40 亿,他由此见证了众多杭州地产开发商以及浙江民企的成长历史。

2003 年徐创办杭州联梦娱乐软件有限公司,专注于手机游戏的研发与销售,2006年初以8,000 万美元卖给英国上市公司Monstermob, 从金融到实业,从虚拟到现实,从企业家到投资人,徐汉杰阅人无数,“民间不是说嘛,‘高利贷放三年,妖魔鬼怪见个遍’,现在企业想要忽悠我不容易,如果他真能忽悠住我也行,我服,投钱”。

徐汉杰在早年共同投资的朋友公司里得以结识冯涛,2006 年受邀加入永宣。其主导的杭州联创投资管理公司投资视角宽广,从基础制造业到新兴互联网,更善于从传统产业中挖掘新意。

做投资就像做朋友一样,要和真实的事真实的人打交道,冯涛多次提及的理念在永宣系的合伙人中得以广泛认同。徐汉杰更是发挥到了极致,他以交朋友的极大耐心去培育整合一家值得投资的公司。

杭州联创团队主导投资的天元酷迪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天元是浙江省最大的宠物用品生产企业,原来以OEM 为主同时代理海外高端品牌,是一家做贸易和生产的企业。酷迪是一家拥有80 家店的宠物连锁商店。在杭州联创的撮合下,两家企业结婚后,现在以每年翻倍的速度在增长。“当掌握产品,又掌握渠道的时候,宠物医院、宠物美容,宠物寄养等很多增值服务都可以做。现在年轻人出门旅行,宠物没人管,可以寄养在宠物商店。收费达200 元一天,比一些经济型酒店的收费都高,酒店还得给你配电视。”徐汉杰说,参考发达国家的经验,当人均国民收入接近5,000 美元的时候,这个行业就开始繁荣,一旦超过5,000美元,这个行业就起飞了,而中国人均国民收入正步入这个区间。

另一个同样产业不大但非常有张力的投资是浙江爱侣成人用品公司。徐汉杰花了三年时间与一家几口做工作。在2011 年终于说服家族合并,整合为一家公司。整合后的公司自创品牌, 奇招迭出, 开发情趣香水, 和杜蕾斯合作新产品震动型避孕套,在全国4 万个柜台销售。并反向收购了其过去OEM 的北美销售渠道,与马云是校友的徐汉杰同时为其打通了网购的通道。“互联网的特点给这种特殊产品提供了巨大的增长空间。网购的普及给了他腾飞的翅膀,现在工厂做都做不赢,刚在湖州长兴兴建了大型的新工厂。”

由此徐汉杰认为专业的狭窄细分领域是未来投资的一个方向,特殊类用途消费品非常值得关注。而文化产业也将成长出大公司,6.8 亿的网民将很快把互联网行业烧至沸腾,杭州联创投资的杭州19 楼地方社区网,正在像穿珠子一样整合多个地方平台,由点及面形成规模效应。

乡长冯涛

因为有了这么多好的合作伙伴,冯涛自言现在很轻松,平时没事就斗地主。“我只懂矿,IT 世界的那套东西我看不懂,他们来就给我普及些新名词,我就拿个小本子记下来”,实际上运筹帷幄的冯涛这盘棋下得非常稳。他冷静地认识到,“互联网小子将可能在任何地方颠覆世界”,对他传统矿产投资形成强烈互补的不仅仅有杭州联创,还有其弟冯波掌舵的联创策源,专注投资早期的高科技和互联网公司,哥一起成为豆瓣、凡客诚品等公司的创始股东。

因投资西部矿业、东江环保、汉王科技、郑煤机等高回报项目,圈里圈外,永宣声誉日隆,但冯涛从未止步于这虚华的纵横投资圈十几年,眼过千帆,心似沉潭,冯涛的投资价值观从没变过,投资那些实实在在做事,能真正创造价值的人。盛名,他是市场经济中的行家里手,却更愿意自诩为一个愤青,时常感叹做成一件事不容易,要他说一个喜欢的古代人物,他脱口而出是宋江,能聚集江湖上的三教九流。他一直在思考,创投公司如何保持自身的可持续发展和创新活力?

这是今天中国创投业整体发展面临的困境,早年硅谷见过世面的一批华人风投家快步转投中国,创业板的赚钱效应在过去3 年为创投行业带进了各路资本。公司的关张,合伙人之间的分合,随时上演。与如今的光伏企业面临的严峻形势一样,一万多家PE 公司也将急速死掉一批,中国市场也终于教会人们,投资没有永远包赚不赔的地方。

“中国人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思想还是根深蒂固,老大和老二之间永远是公司内的一个大问题”,1998 年即由加拿大回国投身创投行业的冯涛在过去的十几年间,看了太多这样的矛盾,一个投资人第一年做得很不错,第二年他必然会萌生独立门户的想法,“我后来都不怪老二了,这是一个制度问题”。

由此,冯涛把永宣创投作为集团公司,下面分设由不同合伙人主导的永津、永钦、永沂、杭州联创等投资管理公司。永宣在每一家公司中占有不到20% 的股份,其余80% 多的股份由主导合伙人及其团队持有,每一个公司主导合伙人同时在永宣当中持有股份。这样的机制在其他PE 里做得不多,虽然都是合伙人制,但永宣则更为清晰,每个合伙人盘踞一方独立运作,集团从上面支持,用徐汉杰的话说,“冯总是乡长,我们都是村长”。永宣这种模式把面和点结合起来,点的作用比较突出,这和一个公司创始人的把控能力有很大关系,因为大家服他才行。

每周五下午是永宣合伙人及其团队雷打不动的项目例会,全国视频会议,所有项目的最终审批冯涛具有一票否决权。“一个团队看的项目,其他3 至4 个团队也要轮番评析,一项投资必须要能够说服每一个团队”。

2015年城市滚动灯箱行业市场前景分析都江堰http://wujin.4013635.cn/1617.html

十五农机亮点纷呈鄂尔多斯http://wujin.7448568.cn/1552.html

AMD皓龙CPU推出3周年服务器市场高歌猛进晋州http://wujin.5311101.cn/1496.html

中大机械逐鹿筑路界湿巾包装机http://wujin.1339300.cn/14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