蠕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蠕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忆往昔学渣岁月

发布时间:2020-07-13 20:56:52 阅读: 来源:蠕动泵厂家

去年我一个好朋友做新杂志,为此组织作者们进行了一次公益拍卖,轮到我的时候,我送出两支唇膏和一次请吃饭的机会。

最后一个白富美妹妹出了一个我想都没敢想的价格,竞标成功。

这只是一个引子。

过了两天,我一个哥们儿给我看了一个截图,是我两个初中同学的对话。一个说:葛婉仪在长沙,我们也找她吃饭吧。

另一个回他说:你别发傻好吗,别人现在是女神呢,你约得到她吗?我哥们问我,是不是很好笑?我说,一点都不好笑。

坦白讲,我当时是有点儿难过的。不久之后那两个老同学中的第一个加了我的微信,跟我聊了会儿,我跟他提起这件事,他很惊讶地问我,你微博几十万粉丝,你是怎么看到的?

我跟他讲,改天出来吃饭当面跟你聊吧。

这个同学其实还有个身份他是我的发小,我们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六岁就已经相识,听起来有点儿青梅竹马的意思,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我们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小孩,他天资聪颖,尽管也调皮捣蛋,但成绩就是名列前茅,虽然他经常会忘记老师布置了什么家庭作业,大晚上的在院子里扯起喉咙喊,葛婉仪今天的作业是什么?

而我恰恰相反,大人们都觉得我看起来这么乖,一定很听话也会念书。

一直到初中,我们都是同班同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之间的差距也越来越大。

高中,他去了精英班,我去了普通班事实上,我相信,普通二字只是为了保护我们这些学渣的自尊,又或者是因为某些原因,学校不方便将更准确的词语作为这些班级的前缀。

往后的十年,我跟我这位发小,再也没有任何交集。当我们对坐在咖啡馆里聊天时,距离我们认识的时候,已经足足二十年过去了,想想都觉得这个数字很吓人。

他现在在一家设计院做建筑设计师,而我,众所周知,我贩梦为生。

我原本以为我们会生疏,可是并没有,他跟我讲了很多过去的同学的八卦,谁谁谁结婚了,娶的老婆是谁谁谁的前女友,谁谁谁孩子都生了,什么,你居然不知道?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初中的时候你不是和她关系很好吗?

我据实相告,过去的老同学,我跟任何一个都没有联系,事实上,学生时代的我,是没有朋友的。

也许有人会觉得,我是因为出了点儿小名,所以不可一世。

但真实的原因是我一直很自卑。

我的发小,他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明显愣住了,用不确定的语气又问了一遍你自卑?为什么?

我笑了笑说,因为那时候,我是个学渣。

我想他永远没法理解,甚至连想象都不能,在我那漫长而黑暗的青春期里,作为一个不受老师待见的差生,是如何一天一天,厚着脸皮活下来的。

很多人都说,童年到少年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但是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长大是多好的一件事啊。

所幸,我们都长大了。

廊坊工作服定制

德惠工作服定做

河南西服订做